当前位置:朝东官梁网>问诊>正文

醉酒医生试图打开飞机紧急出口舱门被联合制服

2019-10-06 12:39:27 来源:朝东官梁网

澳大利亚新闻网9日称,报告显示,中国对澳投资项目数量以私企为主,中国国有企业及其下属公司参与的交易数不足20%;但若以投资额计算,中国国有企业及其下属公司参与的投资占据总量的47%。

【环球网综合报道】据英国《每日邮报》4月24日报道,近日,在从泰国曼谷飞往俄罗斯莫斯科的一个航班上,醉酒医生瓦迪姆•邦达尔试图在3.3万英尺(约10058米)的高空打开飞机的紧急出口舱门,被乘客制服并绑在座位上。

本报记者贺勇摄

乘客们被迫束缚这位医生(右),并用安全带绑住这位“醉鬼”的手脚(左)

网络游戏青少年防沉迷系统去年推出

预告以男主人公马畅撕心裂肺的呐喊作为开头。下一幕却是一对两小无猜稚嫩地提问“大海也会哭吗”。此后,除却男女主人公羡煞旁人的爱情身影外,众多角色悉数入镜。支离破碎的台词,悲喜交加的情感表露,不禁勾起观众疑惑:众角色同主人公究竟是何关系?主人公究竟遭遇了怎样的阻碍?在追求自由与爱情的道路上,他们究竟是携手互助,还是暗中作梗?只有影片上映之日,我们才能一解真相。

俄罗斯国际航空公司发言人维拉•阿巴尼娜说:“这位经济舱的乘客明显是喝醉了酒,无礼地破坏了公共秩序,而且侵略性极强,甚至威胁和羞辱乘务人员。(实习编译:李佳审稿:朱盈库)

在试图打开紧急出口后,该医生(左)被绑在座位上四个小时

据当地媒体报道,这位“极富侵略性”的医生是一位有经验的麻醉师,在莫斯科一家顶级诊所工作,当日这位医生不顾“禁止在经济舱饮酒”的航班规定,擅自带了两瓶朗姆酒,在10小时长的航程上一直在喝,并且醉酒后试图打开紧急出口。为避免事故发生,在飞机安全着落前,乘客们将其制服。

报道称,在距航班安全降落还有4个小时时,一位身着蓝色衬衫的挪威旅行者带头制服这位“醉酒医生”,不久后其他俄罗斯人也加入。乘客们说,当他们用安全带把他系在座位上时,他哭了起来,机组人员和其他乘客试图让他平静下来,但他不停地抽泣着说:“我的手被绑住了,我喘不过气来。”另一位乘客讽刺地说,他是专门处理醉酒或吸毒病人的吧。

指挥救援车辆通行。四川省公安厅交警总队供图

上一篇: 金融业不能脱实向虚 要坚定去杠杆 下一篇: 南京发改委回应“房价突破限价”:坚持房价稳控政策不动摇